首页>资讯 > 经济 > 正文

今日讯!揭秘网购“抢单”黑灰产: 抢单软件代拍低至8.8元 非法薅羊毛涉嫌犯罪

2022-06-21 06:01:59 来源:新京报

刚刚过去的“6.18大促”中,商家提供的限量版商品以及“折扣秒杀”成为消费者争相抢夺的“心头好”。如何抢购?为何会“秒杀”失败?

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使用“抢单软件”通过自动化的方式进行抢购或者直接找人“代拍代抢”成为了抢购商品的“捷径”之一。

“抢单软件”的存在,直接导致了部分消费者网购“秒杀”失败,不仅影响消费者正常交易,还可能造成资金损失。6月19日,数美科技黑灰产研究专家吴茗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抢购工具中有可能暗藏木马病毒,使得账号密码泄露、甚至交易密码泄露,造成资金损失等。不过相比个人行为,这样的工具在黑灰产手中往往就是操作成百上千个账号‘批量作案’,这会影响消费者正常交易,也会对商家的营销活动造成影响。”


(相关资料图)

“必中代拍”服务售价8.8元到25元 记者下载到“抢单软件”

“百分之百稳定!0秒下单1秒付款!”“你自己接代拍,利润爆炸!”6.18期间,贝壳财经记者在网购平台上不止看到了热销商品,还看到了“代抢购”商品的服务。

一个售价9.9元“教代拍方法”的卖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其可以出售给记者一款支持京东、淘宝、拼多多等多个平台的“抢购软件”,通过该软件可以实现自动抢拍;另一个售价8.8元的卖家则表示会提供给记者软件的下载链接,“手机不卡就行,百分之百稳定。”

在一些黑灰产论坛中,贝壳财经记者也找到了不少抢单工具,在一款名为“快抢京东助手”的软件中,记者发现其可以自动设置下单时间、抢单次数、抢单ID等,甚至还能设置是否开发票。该软件开发者在“说明教程”中称,抢购的关键在于设置好参数,“秒杀时根据你不同的网络环境,不同的参与人数都略有不同,需要自己根据经验判断,如果不会设置请保持默认即可。”

除售卖抢单软件的卖家外,还有不少卖家直接表示提供抢单服务,如一个标价25元提供“稳定代拍”的卖家表示,其可以稳定在0秒下单,1秒付款,须提前发送需要抢单的商品链接,并提前垫付资金,“专业代拍,基本百分百中,拍不到全额退款。”而另一个代拍卖家则表示,代拍价格需要根据买到的商品来定,“收取商品价格5%的代拍费”。

对此,吴茗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早期黑灰产进行抢购主要依靠网速快或者简单的自动点击工具,后来则逐渐演变为“打接口”的自动化工具,“目前抢购类黑灰产往往通过BP链接+定时跳转进行抢购(BP即Buypass,其可以跳过商品页缓存、选择尺码、结算这一繁琐的步骤,直接进入订单确认页),可以在抢购开始的一刻自动跳转进入订单确认页面,从此不再需要掐表看时间,不再因为需要选择商品属性消耗时间,跳转的一瞬间点击提交,轻松实现毫秒级抢购。比如晚上8点开始抢购,真人的反应再快可能也需要几十毫秒或几百毫秒,而工具可以做到在0秒000毫秒就‘出手’。”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为了保障能够“自动下单”,使用此类抢购软件的前提是首先在软件中上传好自己的网购账号、密码以及支付密码和自己的具体收件地址和联系方式,这就为信息泄露甚至财产安全埋下了隐患。

“抢购工具中有可能暗藏木马病毒,使账号密码甚至交易密码泄露,造成资金损失;此外,在使用代抢服务时,收件人地址、联系方式甚至身份证号码等隐私信息也有泄露的危险。”吴茗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这一行为或已涉嫌犯罪。贝壳财经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8年有两名黑灰产从业人员因开发并销售针对淘宝优惠活动的“联合抢拍器”,最终被法院认为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

卖卡密、非法薅羊毛扰乱市场秩序 黑灰产涉嫌犯罪

需要注意的是,通过特殊工具进行抢单在商家层面依然属于“真实交易”,当商家的优惠活动开启时,最为忌惮的是组团“薅羊毛”的专业黑灰产“抢单团队”。

“黑灰产使用特殊技术工具产生的利益比普通人要大得多,比如6.18来临,其会通过组建VIP群、羊毛群并发放抢购工具的方式引流,最后在这款工具中添加‘卡密’等方式收取工具租金;一些拥有大量账号的黑灰产则会在有利可图的活动中抢购低价商品或稀缺商品再进行转卖以赚取差价,这会导致囤积商品,哄抬物价,影响了消费者的正常交易,也对卖家的营销活动造成影响。”吴茗对记者表示。

在数美科技方面向记者提供的一则案例中,某电商平台发售新款球鞋,每次的发售量在1万至3万双,官方售价1299元,而二次交易的价格远高于官方发售价格,贵的甚至高达万元。在这一情况下,黑灰产使用特殊工具进行抢购,抢走了首次发售中90%以上的球鞋,让正常用户很难买到。据统计黑灰产倒卖一双球鞋获利的均值在1000元左右,这意味着一次新款球鞋发布,黑灰产获利在千万元量级。

东鹏特饮技术负责人、深圳市鹏讯云商科技有限公司总监董文波曾公开表示,东鹏特饮在进行“扫码抢红包”促销时曾发现,有不少异常的扫码行为,内部估算有5%被羊毛党薅掉,后来引入技术团队发现,事实上被羊毛党薅掉的红包大概有8%-10%。

非法“薅羊毛”涉嫌犯罪,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官微曾披露一则案件,其中被告人黄小天(化名)针对某母婴APP的优惠活动,使用技术手段批量虚假注册账号,并利用这些账号“薅羊毛”,最终其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针对羊毛党攻击,且原因不明时,分两类情况:第一,若是不涉及系统破坏,仅是利用漏洞,这类情形严重的话,实践中涉及盗窃罪、侵害知识产权罪,不严重的话,薅到的券属于不当得利,应予返还,情节严重或者数额巨大的则可能触犯刑法;第二,若是涉及计算机系统破坏出现Bug的,属于《刑法》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情节特别严重有五年以上的刑期;第三,传播这类信息的可能涉及前面罪名的共犯,也可以单独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或构成扰乱市场秩序的行政处罚。

湖北尊而光律师事务所张梅律师认为,薅羊毛黑灰产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直接侵害了经营者的财产权,并大幅提高企业的经营成本。薅羊毛黑灰产还会直接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因为经营者推出优惠活动的总金额有限,黑灰产大肆攫取了优惠券,真正的消费者获得优惠券的概率就少了。对于薅羊毛这种新型的违法犯罪行为,执法和司法机关应当顺应形势需要,强化技术手段和侦查能力,在黑灰产形成之际抓住典型案件进行重点打击,对不法分子进行法律威慑,避免因放任违法行为而出现“破窗效应”。

标签:

精彩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招商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08-2020  www.cgu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品质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98 28 36 [email protected]
 

未经品质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内容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